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推荐 >
CFF展观察:中日纺织品贸易格局谋变
2019-10-29 14:12:13   作者:石家庄信息港  

CFF展观察:中日纺织品贸易格局谋变

4月16日,由日中经济贸易中心在大阪MYDOME展馆主办的中国纺织成衣展(简称CFF)开幕的当天,人民币兑100日元中间价为6.4372元。半年多来,日元对人民币贬值达20%以上,这让本已微利的许多中国纺织品供应商和日本贸易商陷入无利可图的窘境。一些小的中国供应商和日本采购商已支撑不住,被淘汰出局。而规模大些的中国供应商和日本贸易商也反映,日元贬值带来利润空间下降,双方无法承受。中国销往日本的服装价格已降到了极限,中日纺织品贸易要维持正常发展,日本市场纺织品、服装零售价必须提高。

本届展会展览面积达6000平方米,来自中国12个省市46个城市的258家企业和1家韩国企业以327个展位规模展示最新的商品以及服务。参展企业的对日年出口总额为25亿美元,占到中国对日服装出口额的10%。展会到会客商5360人,与上届大阪展会到会客商数持平。

变更了名称和主办方的本届CFF展顺利举办,为中日业界提供了深入交流的机会。展会上透露出的贸易变化动向,对中日纺织品贸易今后的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只询价不下单

“今年完蛋了。”一见到记者,多年参展的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周峰便开始猛倒苦水。今年1~3月份,他做的日本订单并没有减少,甚至4月份也不会减少,但那些订单都是年前接的。中日政治关系恶化以及日元大幅贬值,对中日纺织品贸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现在客人一上来就问价格,价格谈得拢再谈别的。”周峰告诉记者,日元贬值后,日本客户的做法是,先倒算各项成本,加上20%日元贬值上升的成本,自己留下一定的毛利后再报价。这样的报价中国供应商根本没法接受。这次展会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不少日本客人只询价,不下单。

烟台恒惠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吕杰也有同感。她在展会上对记者说,今年客人来只问价,而且只对低价位的东西感兴趣。她忧心忡忡地对河南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记者表示,客商的反应,把自己的思焦作有癫痫病医院么路都弄乱了,企业不知道下一阶段该开发什么产品了。作为CFF的老展商,这种情况吕杰从来没碰到过。

近些年来,中国企业对日出口遇到不少问题。金融危机、治疗癫痫病的偏方日本地震,但那些危机对恒惠的影响都不大。那几次危机时刻记者在展会上采访时,吕杰每次都是信心满满地表示,因为自己的产品相对高端,受的影响不大。可今年恒惠没有这么幸运了。

潍坊仟汇纺织服装有限公司是CFF展上最火爆的展位之一。以往每次采访时,公司总经理黄维生透露的情况都是对日出口增长,订单多得做不过来。记者今年采访时看到,光顾仟汇展位的日本客商仍不少。但黄维生告诉记者,多是老客户,是来见见面的。尽管今年春季仟汇的订单没减少,工厂的加工不受影响,但秋冬季就难说了宜昌哪里专治癫痫病。因为日本贸易商在观望,希望零售商提价,所以目前下单意愿不强,不等到最后时刻不会下单。如果秋季的货都集中到七八月份下单,企业生产安排不过来,出货量肯定受影响。今年因急单赶不出来,错过销售季的情况比去年会更严重。去年就出现过客人观望的时间长,等到决定下单后,供应商又加工不过来的情况。有的订单完不成,错过了一个销售季的货,致使全年出口总量下降。

贸易链加长腾挪空间加大上升成本难承受

大连华绒也是CFF展的老展商,多年来对日出口一直呈增长态势,但今年对日出口订单受到一定影响。参展人员向记者谈到,日元贬值,但日本零售市场的价格并没有上升。日本客商不肯承担贬值带来的那部分上涨成本。而对于利润已很薄的中国供应商,承担这么大的负担有难度。

烟台绮丽集团副总经理傅文明也明确表示,日元贬值对企业出口影响大。日元贬值上升的成本,客人承担大部分,绮丽承担小部分。但即使小部分也让企业难以承受,因为企业的承受力本来就已近极限。

据傅文明介绍,今年1~3月,绮丽营业额持平,但利润比去年同期要少。如果日元继续贬值,企业面临的困难会更多。由于中国成本上升,导致绮丽许多走量贩店的订单都转移到东南亚去了。一些做快货的或专卖店的订单,还保留在绮丽。

黄维生谈到,现在中国出口企业的成本上升压力太大,根本无法承受。日元贬值后,贸易商在观望,下单意愿不强。今年订单变急变小的情况会超过往年。订单变急变小将增加了供应商操作订单的成本。据仟汇另一位参展人员介绍,10年前,他一个人一年可操作500万美元的订单,而现在操作500万美元的订单要3个业务员,而且还更辛苦。单个订单小了,企业要有更多的客人才能维持工厂的生产。这样就要增加业务人员,进而增加企业的成本。急单增多,加工企业平时工作量不饱和,旺季却得让工人加班加点,得多付出加班费。有的急单为了赶上销售季,不得不采用成本更高的空运方式。有的订单赶出来了,为了赶上销售,供应商只好分批发货,这无形中增加了企业的成本,相当于产品降价了。

据一些参展商透露,由于成本上升,没有利润,中国一些对日出口小企业和小的加工厂已支撑不住。据大连迪尚华盛时装有限公司孙世光介绍,现在国内很多公司因为产品的价格太低及现金流出问题,坚持不下去了。他出来参展的前一周,得知大连一周内有三四家一二百人规模的企业倒闭。他还透露,由于日本的零售价没变,日元贬值,采购商成本增加了。日本也有很多采购商活不下去,倒闭的公司也增多。

服装步入提价通道

此轮日元大幅贬值有可能促使持续多年低价的日本服装市场步入提价通道。周峰告诉记者,他的客户中做品牌的高端客户,受日元贬值影响不大。由于消费者对品牌忠诚度高,而且对价格不敏感,日元贬值20%后,这些高端客户直接提价20%。但目前中低端客户怕消费者接受不了还不敢对产品提价。但过段时间,日本中端客人在库存消化后,也会步入提价的行列。日本市场纺织服装产品提价会由高端逐渐向低端漫延。

孙世光告诉记者,近1个月来,日本客人有提价的动向,只是提价的幅度很小。黄维生明确表示,中国供应商早已到价格的极限,日元贬值20%,日本贸易商的利润空间也挤掉了。日本消费品零售市场下一步必须提价,或则无法维持贸易链各环节的正常运转。他透露,目前日本贸易商有联合起来提价的动向。因为,日元贬值后,其他行业一些产品已开始提价。消费品提价已剑在弦上。

山东佰宜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岩持同样的看法。他告诉记者,日本贸易商下一步有提价的动向。这几年,日本刺激经济,尤其在今年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下,经济有好转的迹象。下一步零售市场消费品有可能出现价格上涨。(国际商报)

友情链接